祁辰

【谭宗明X凌远】 病友 9

糙人:

拉郎 没有文笔 没有逻辑 没有架构 欢迎吐槽 敬请指正





 


谭宗明小坐了一会告辞,凌远应凌爸催促十八街相送。


 


“叔叔真是热情啊。”谭宗明笑道。


 


“你减减肥就能给老爷子当儿子了。”凌远微酸。


 


谭宗明凑近了盯上凌远眼睛:“可以吗?”


 


“什么?”凌远僵住。


 


“我可以给你爸当儿子吗?”谭宗明一字一句道。


 


凌远下唇微颤:“这个你得问我爸……”


 


谭宗明别开脸,扯开笑道“行,改天问问。”


 


 


 


小日子你来我往地过,聊聊微信蹭蹭饭,谭宗明远程订餐凌远掏钱,互相提醒天冷加衣下雪路滑,谁也没再去试图捅破窗户纸。


 


今天是个例外的好日子:悬壶空中医院项目审核通过,凌远悬着的一颗心尘埃落定。


 


可是也不值得这么喝啊!谭宗明作为出资方列席,看凌远和一群秃头油面领导喝酒,若是旁人来灌谭宗明还能出面拦一下,怎奈是凌远频频举杯,五粮液就着漂亮话拦都拦不住,下了酒桌虽然没失态,走起路来不住地打晃。


 


五粮液酒醇后劲大,送走了卫生部领导,凌远绷着的那根弦放松下来打了个趔趄。


 


“诶,”谭宗明一把揽住,“小心点。你司机呢?”


 


凌远眨眨眼睛似是没认出来眼前是谁,随手指了个方向:“上洗手间了。”


 


谭宗明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很好,公路上上厕所,你以为司机像你似的?


 


帮凌远打点好司机,谭宗明转头对上盈盈水光的眼睛嘱咐了几句,到底不放心一同钻进车子。


 


“谭哥?”这次凌远认出了人,叫得干净脆落。


 


“还认识人。”谭宗明想撸撸他头发,顾忌司机在前忍下了“行,没喝多。”


 


凌远得意扬了扬下巴,笑得鱼尾纹满满“那是。”


 


傻里傻气的,真是没少喝。谭宗明没忍住,扫了一眼目视前方的司机,迅速揉了一把那一丝不苟的大背头,手感不怎么样,硬茬茬的。


 


倔小孩。


 


“胃刚好点就开始作死,”谭宗明拉过安全带把人扣牢“难不难受?”


 


凌远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额上见汗,折射闪烁霓虹,晶晶亮。


 


谭宗明刚想翻牛奶,想起不是自己车,只好抽了纸给边他擦汗边对司机道:“新雪路滑,开稳点。”


 


司机点点头,高速上可没地方让领导吐。


 


谭宗明和司机的担心似乎有点多余,凌远乖得像是没事人,居然还绷直了向司机挥手道别。


 


不过看司机受宠若惊的样子就知道如此并非常态。


 


拉了凌远一把:“走了,哥我亲自送你回家。”看起来绷紧的身体一拉之下晃了几晃,吓得谭宗明忙去扶,却是有惊无险,抬眼对上满满笑意的脸。


 


谭宗明气笑:“外人走了就开始耍酒疯?”


 


熊孩子“嘿嘿”傻乐了两声,没说话,呼出的白气袅袅荡进夜色。


 


熟门熟路进家门,钥匙是从凌远身上搜的,搜身时未见白色小药瓶,谭宗明很满意。


 


凌远家面积不比谭宅,楼上楼下却有三层。谭宗明已经来过几次,哪哪门清,把人扔进沙发去倒水,递给那人时那人眉眼弯弯“什么事啊,开心成这样。”


 


凌远摇摇头,接了杯子小口啜饮。


 


“没事还这么开心。”谭宗明泡上茶。


 


“没事,就是好事。”醉鬼先生这句倒是清醒,颇为自得一口饮尽。


 


踢踢谭宗明:“我想吃冰激凌。”


 


“不行,不能吃冷的。”


 


“我想吃麻辣鸭脖。”


 


“也不能吃辣的。”


 


“我想吃……”


 


“你之前说的两样应该从你有胃溃疡开始就没碰过了,所以不要无理取闹,凌院长。”


 


凌远撇嘴禁声三秒:“暴君。”


 


“恩?”谭宗明没听清。


 


“我想吃馄饨。”


 


谭宗明扶额。


 


或许是因为天冷路滑,外卖馄饨来得慢得出奇。谭宗明开足了地暖,不多时听见凌远呼吸匀浅,总算安静下来。


 


他头昏脚轻喝得也不少,好在酒量好些,尚且清醒着接了外卖,扒拉凌远一起吃夜宵。


 


小睡之后人已清醒过半,凌远看着馄饨模糊想起方才种种,搅合着汤水一阵羞愤。


 


谭宗明吹了吹热气腾腾的面食:“不至于这么嫌弃吧,名片是从你桌子上找的,应该是你常点的一家。”


 


“我有点失态,你别介意。”凌远低声道。


 


“我倒是不介意,你的小司机吓坏了。”谭宗明略心疼道:“你和你们卫生局的领导一直这么喝酒?”


 


“没,今天陈老师不在,他们点的酒应该是52°的。”凌远揉了揉太阳穴,那里突突直跳。


 


谭宗明回想起以前和陈局吃饭酒水度数一直偏低,也就了然。“就算是度数低也别喝那么多。”


 


凌远心虚道:“这不是高兴嘛。”


 


悬壶医院审批通过正式立项,妇产科成功接生25周的早产儿标志了生殖中心项目研究的成功,医院职工绩效改革效果良好,熟脸号贩子和常常来闹事的几个职业医闹一次让谭宗明撞见不知什么以名义坐了牢……


 


尽管冬日严寒,凌院长竟是从未有过的春风得意。


 


“我泡了茶,一会吃完了记得喝。”


 


“你一会要走?”


 


“嗯,再晚就不好打车了。”谭宗明隐隐意识到接下来的对话,眉梢带笑。


 


“现在也不太好打,要是没什么事的话……”


 


“我没事,你家客房在几楼来着?”


 


谭宗明搜罗了凌远的新牙刷新睡衣,拾掇完毕回客房玩手机,算好了时间抱着沙发靠枕去敲主卧房门。


 


凌远开门,挑起眉毛询问。


 


谭宗明摆出可怜兮兮又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家客房床有股灰味儿。”


 


“我一个星期前换过。”


 


“就是有灰味儿。”


 


“侧卧……”


 


“侧卧也是。”


 


“沙……”


 


“沙发太短。”


 


“那你想睡哪儿?”凌远觉得有些后悔,不如刚才让他走了好。


 


“就这了。”谭宗明用抱枕拱开凌远,径直上了床。“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主卧的床单和侧卧客房一起换的,凌远欲言又止,捧着pad默默靠床头改论文。


 


“当然,你要是想对我做什么我一点都不介意,晚安。”


 


我把你踹地上你介意吗。


 


夜半铃声,一条手臂压着胸膛,凌远也说不清自己是被惊醒的还是被憋醒的,稍稍清醒脑子里过了几种可能性,艰难甩开枷锁接了电话,果然是连环车祸,算不上特大事故,处理起来轻车熟路,只是已确认名单中有几位机要,凌远不放心亲自去监工。


 


凌远匆匆打理自己难免有声响,谭宗明咕哝几句,收回手臂掩了床头灯漫射的光。


 


好笑地开手机照明关床头灯,谭宗明错以为凌远要走了,黏黏糊糊道:“路上小心。”


 


凌远手上不停:“好。”


 


“过来亲亲。”


 


“滚。”


 


谭宗明卷着被子翻腾了一圈:“滚完了,过来亲亲。”


 


直到凌远收拾完毕抓了手机飞奔下楼,谭宗明也没等来亲亲。


 


“矜持。”谭宗明拉平被子,想了想叹口气睡了。


 


 


 


 



评论

热度(221)

  1. clm猫猫糙人歌 转载了此文字